手機版 最近更新
導航: 主机游戏海报 > 散文 > 經典散文 >

用电脑玩主机游戏:冰心《往事(一)》原文

更新時間: 2015-02-08 閱讀: 次

主机游戏海报 www.crcig.icu 往事(一) 第1頁

——生命歷史中的幾頁圖畫

在別人只是模糊記著的事情,

然而在心靈脆弱者,

已經反復而深深地

鏤刻在回憶的心版上了!

索性憑著深刻的印象,

將這些往事

移在白紙上罷——

再回憶時

不向心版上搜索了!一

將我短小的生命的樹,一節一節的斬斷了,圓片般堆在童年的草地上。我要一片一片的拾起來看;含淚的看,微笑的看,口里吹著短歌的看。

難為他裝點得一節一節,這般豐滿而清麗!

我有一個朋友,常常說,“來生來生1——但我卻如此說:“假如生命是乏味的,我怕有來生。假如生命是有趣的,今生已是滿足的了1

第一個厚的圓片是大海;海的西邊,山的東邊,我的生命樹在那里萌芽生長,吸收著山風海濤。每一根小草,每一粒沙礫,都是我最初的戀慕,最初擁護我的安琪兒。

這圓片里重疊著無數快樂的圖畫,憨嬉的圖畫,寂寞的圖畫,和泛泛無著的圖畫。

放下罷,不堪回憶!

第二個厚的圓片是綠陰;這一片里許多生命表現的幽花,都是這綠陰烘托出來的。有濃紅的,有淡白的,有不可名色的……

晚晴的綠陰,朝霧的綠陰,繁星下指點著的綠陰,月夜花棚秋千架下的綠陰!

感謝這曲曲屏山!它圈住了我許多思想。

第三個厚的圓片,不是大海,不是綠陰,是什么?我不知道!

假如生命是無味的,我不要來生。假如生命是有趣的,今生已是滿足的了。七

父親的朋友送給我們兩缸蓮花,一缸是紅的,一缸是白的,都擺在院子里。

八年之久,我沒有在院子里看蓮花了——但故鄉的園院里,卻有許多;不但有并蒂的,還有三蒂的,四蒂的,都是紅蓮。

九年前的一個月夜,祖父和我在園里乘涼。祖父笑著和我說,“我們園里最初開三蒂蓮的時候,正好我們大家庭中添了你們三個姊妹。大家都歡喜,說是應了花瑞?!?/p>

半夜里聽見繁雜的雨聲,早起是濃陰的天,我覺得有些煩悶。從窗內往外看時,那一朵白蓮已經謝了,白瓣兒小船般散飄在水面。梗上只留個小小的蓮蓬,和幾根淡黃色的花須,那一朵紅蓮,昨夜還是菡萏的,今晨卻開滿了,亭亭地在綠葉中間立著。

仍是不適意*—徘徊了一會子,窗外雷聲作了,大雨接著就來,愈下愈大。那朵紅蓮,被那繁密的雨點,打得左右欹斜。在無遮蔽的天空之下,我不敢下階去,也無法可想。

對屋里母親喚著,我連忙走過去,坐在母親旁邊——一回頭忽然看見紅蓮旁邊的一個大荷葉,慢慢的傾側了來,正覆蓋在紅蓮上面……我不寧的心緒散盡了!

雨勢并不減退,紅蓮卻不搖動了。雨點不住的打著,只能在那勇敢慈憐的荷葉上面,聚了些流轉無力的水珠。

我心中深深的受了感動——

母親呵!你是荷葉,我是紅蓮。心中的雨點來了,除了你,誰是我在無遮攔天空下的蔭蔽?

一九二二年七月二十一日一○

晚餐的時候。燈光之下,母親看著我半天,忽然想起笑著說:“從前在海邊住的時候,我悶極了,午后睡了一覺,醒來遍處找不見你?!?/p>

我知道母親要說什么——我只不言語,我憶起我五歲時的事情了。

弟弟們都問,“往后呢?”

母親笑著看著我說:“找到大門前,她正呆呆的自己坐在石階上,對著大海呢!我睡了三點鐘,她也坐了三點鐘了??閃募拍男∪碩?!你們看她小時已經是這樣的沉默了——我連忙上前去,珍重地將她攬在懷里……”

母親眼里滿了歡喜慈憐的珠淚。

父親也微笑了?!艿苊歉切ψ趴次?。

母親的愛,和寂寞的悲哀,以及海的深遠:都在我的心中,又起了一回不可言說的惆悵!一四

每次拿起筆來,頭一件事憶起的就是海。我嫌太單調了,常常因此擱筆。

每次和朋友們談話,談到風景,海波又侵進談話的岸線里,我嫌太單調了,常常因此默然,終于無語。

一次和弟弟們在院子里乘涼,仰望天河,又談到海。我想索性今夜徹底的談一談海,看詞鋒到何時為止,聯想至何處為極。

我們說著海潮,海風,海舟……最后便談到海的女神。

涵說,“假如有位海的女神,她一定是‘艷如桃李,冷若冰霜’的?!蔽也瘓跣ξ?,“這話怎講1

涵也笑道,“你看云霞的海上,何等明媚;風雨的海上,又是何等的陰沉1

杰兩手抱膝凝聽著,這時便運用他最豐富的想象力,指點著說:“她……她住在燈塔的島上,海霞是她的扇旗,海鳥是她的侍從;夜里她曳著白衣藍裳,頭上插著新月的梳子,胸前掛著明星的瓔珞;翩翩地飛行于海波之上……”

楫忙問,“大風的時候呢?”杰道:“她駕著風車,狂飆疾轉的在怒濤上驅走;她的長袖拂沒了許多帆舟。下雨的時候,便是她憂愁了,落淚了,大海上一切都低頭靜默著。黃昏的時候,霞光燦然,便是她回波電笑,云發飄揚,豐神輕柔而瀟灑……”

這一番話,帶著畫意,又是詩情,使我神往,使我微笑。

楫只在小椅子上,挨著我坐著,我撫著他,問,“你的話必是更好了,說出來讓我們聽聽1他本靜靜地聽著,至此便抱著我的臂兒,笑道,“海太大了,我太小了,我不會說?!?/p>

我肅然——涵用折扇輕輕的擊他的手,笑說,“好一個小哲學家1

涵道:“姊姊,該你說一說了?!蔽業?,“好的都讓你們說盡了——我只希望我們都像海1

杰笑道,“我們不配做女神,也不要‘艷如桃李,冷若冰霜’的?!?/p>

他們都笑了——我也笑說,“不是說做女神,我希望我們都做個‘?;那嗄?。像涵說的,海是溫柔而沉靜。杰說的,海是超絕而威嚴。楫說的更好了,海是神秘而有容,也是虛懷,也是廣博……”

我的話太乏味了,楫的頭漸漸的從我臂上垂下去,我扶住了,回身輕輕地將他放在竹榻上。

涵忽然說:“也許是我看的書太少了,中國的詩里,詠海的真是不多;可惜這么一個古國,上下數千年,竟沒有一個‘?;氖?,從詩人上,他們的談鋒便轉移到別處去了——我只默默的守著楫坐著,剛才的那些話,只在我心中,反復地尋味——思想。一六

一年三百六十五天,有許多可紀的事;一年三百六十五夜,更有許多可紀的夢。

在夢中常常是神志湛然,飛行絕跡,可以解卻許多白日的塵機煩慮。更有許多不可能的,意外的遨游,可以突兀實現。

一個春夜:夢見忽然在一個長廊上徐步,一帶的花竹闌干,闌外是水。廊上近水的那一邊,不到五步,便放著一張小桌子,用花邊的白布罩著,中間一瓶白丁香花,雜著玫瑰,旁邊還錯落的擺著杯盤。望到廊的盡處,幾百張小桌子,都是一樣的。好像是有什么大集會,候客未來的光景。

我不敢久駐,輕輕的走過去。廊邊一扇綠門,徐徐推開,又換了一番景致,長廊上的事,一概忘了。

門內是一間書室,盡是藤榻竹椅,地上鋪著花席。一個女子,近窗寫著字,我仿佛認得是在夏令會里相遇的誰家姊妹之一。

我們都沒有說什么,我也未曾向她謝擅入的罪,似乎我們又是約下的。這時門外走進她的妹妹來,笑著便帶我出去。

走過很長的甬道,兩旁柱上掛著許多風景片,也都用竹框嵌著,道旁遮滿了馬?;?。

出了一個圓門——便是夢中意識的焦點,使我醒后能帶挈著以上的景致,都深憶不忘的——到了門外,只見一望無邊蔚藍欲化的水。

這一片水:不是湖也不是海,比湖蔚藍,比海平靜,光艷得不可描畫?!豢擅杌?!生平醒時和夢中所見的水,要以此為第一了!

一道柳堤將這水界開了,綠意直伸到水中去。堤上緩步行來。夢中只覺飄然,悠然,而又憮然!

走盡了長堤,到了青翠的小山邊,一處層階之下,聽得堂上有人講書。她家的姊姊忽然又在旁邊,問我,“你上去不?”我謝她說,“不去罷,還是到水邊好?!?/p>

一轉身又只剩我自己了,這回卻沿著水岸走。風吹著柳葉。附滿了綠苔的石頭,錯雜的在細流里立著。水光浸透了我沉醉的靈魂……

簾子一聲響,夢驚碎了!水光在我眼前漾了幾漾,便一時散開了,蕩化了!

張遞過一封信,匆匆的便又出去。

我要留夢,夢已去無痕?!?/p>

朦朧里拿起信來一看,卻是琳在西湖寄我的一張明片。

晚上我便寄她幾行字:姊姊!

清福便獨享了罷,

何須寄我些春泛的新詩?

心靈里已是煩忙,

又添了未曾相識的湖山,

頻來入夢!

——《春水》一五七一七

我坐在院里,儀從門外進來,悄悄地和我說,“你睡了以后,叔叔騎馬去了,是那匹好的白馬……”我連忙問,“在哪里?”他說,“在山下呢,你去了,可不許說是我告訴的?!蔽藝酒鵠幢闋?。儀自己笑著,走到書室里去了。

出門便聽見濤聲,新雨初過,天上還是輕陰。曲折平坦的大道,直斜到山下,既跑了就不能停足,只身不由己的往下走。轉過高崗,已望見父親在平野上往來馳騁。這時聽得乳娘在后面追著,喚,“慢慢的走!看道滑掉在谷里,我不能回頭,索性不理她。我只不住的喚著父親,乳娘又不住的喚著我。

父親已聽見了,回身立馬不動。到了平地上,看見董自己遠遠的立在樹下。我笑著走到父親馬前,父親凝視著我,用鞭子微微的擊我的頭,說,“睡好好的,又出來作什么1我不答,只舉著兩手笑說,“我也上去1

父親只得下來,馬不住的在場上打轉,父親用力牽住了,扶我騎上。董便過來挽著轡頭,緩緩地走了。抬頭一看,乳娘本站在崗上望著我,這時才轉身下去。

我和董說,“你放了手,讓我自己跑幾周1董笑說,“這馬野得很,姑娘管不住,我快些走就得了?!?/p>

漸漸的走快了,只聽得耳旁海風,只覺得心中虛涼,只不住的笑,笑里帶著歡喜與恐怖。

父親在旁邊說,“好了,再走要頭暈了1說著便走過來。我撩開臉上的短發,雙手扶著鞍子,笑對父親說,“我再學騎十年的馬,就可以從軍去了,像父親一般,做勇敢的軍人1父親微笑不答。

馬上看了海面的黃昏——

董在前牽著,父親在旁扶著。晚風里上了山,直到門前。母親和儀,還有許多人,都到馬前來接我。二○

精神上的朋友宛因,和我的通訊里,曾一度提到死后,她說:“我只要一個白石的墳墓,四面矮矮的石闌,墓上一個十字架,再有一個仰天沉思的石像?!餑掛諫郊溆木泊?,叢樹陰中,有溪水徐流,你一日在世,有什么新開的花朵,替我放上一兩束,其余的人,就不必到那里去?!?/p>

我看完這一段,立時覺得眼前涌現了一幅清幽的圖畫。但是我想來想去……宛因呵,你還未免太“人間化”了!

何如腳兒赤著,發兒松松的挽著,軀殼用縞白的輕綃裹著,放在一個空明瑩澈的水晶棺里,用紗燈和細樂,一葉扁舟,月白風清之夜,將這棺兒送到海上,在一片挽歌聲中,輕輕的系下,葬在海波深處。

想象吊者白衣如雪,幾只大舟,首尾相接,耀以紅燈,繞以清樂,一簇的停在波心。何等凄清,何等蒼涼,又是何等豪邁!

以萬頃滄波作墓田,又豈是人??傻??即使專誠要來瞻禮,也只能下俯清波,遙遙憑吊。

更何必以人間暫時的花朵,來娛悅海中永久的靈魂!看天上的亂星孤月,水面的晚煙朝霞,聽海風夜奔,海波夜嘯。比新開的花,徐流的水,其壯美的程度相去又如何?

從此穆然,超然,在神靈上下,魚龍競逐,珊瑚玉樹交枝回繞的淵底,垂目長眠:那真是數千萬年來人類所未享過的奇福!

至此擱筆,神志灑然,忽然憶起少作走韻的“集龔”中有:“少年哀樂過于人,消息都妨父老驚。一事避君君匿笑,欲求縹緲反幽深?!薄瘓躋恍?!

一九二二年七月三十一日

(原載一九二二年十月《小說月報》第十三卷第十號)

微信掃一掃關注樂享閱讀!

摘抄美文
主机游戏海报 隨筆 主机游戏海报 感悟 陽光明媚 主机游戏海报 知恥而后勇 哲理 門泊東吳萬里船 醉臥沙場君莫笑 小時不識月 心情隨筆 空間文 愛上你我很快樂 美文美句 短篇散文